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sj9988的博客

与快乐相亲相爱 为幸福欢声笑语

 
 
 

日志

 
 

有趣的数字诗  

2014-09-16 11:26:34|  分类: 诗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趣的数字诗  
有趣的数字诗   数字是抽象的,诗歌是要用形象思维的,然而这两者结合,同样有佳作产生。
   最著名的数字诗当推邵康节的那首五言绝句: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明代文人徐文长是一位诗画奇人。一次,他与友人斗酒时,巧用数字填写成一副至今广为流传的雪景诗:
               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九片十片无数片,飞入花林寻不见。
  读罢此诗,看过的人都会知道,《宰相刘罗锅》电视剧中也有一则刘罗锅因为填写咏梅花的数字诗差点招来杀身之祸的故事,“一片二片三四片,……,飞入草丛都不见。”这一情节或许就是从前例套用而来。
  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数字诗还真不少。有这么一则故事:据《清稗类抄》载,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命纪晓岚随行。过江时,适值仲秋。乾隆乘御舟,凌烟波,纵目远眺,但见碧空如洗,烟波浩淼。一江秋色之中,忽见一渔舟荡桨而来。乾隆眼见秋江万里,耳闻渔歌悠扬,不禁心旷神怡,龙颜大悦,即命纪晓岚口占一绝。才思敏捷的纪晓岚片刻间吟出一首让乾隆皇帝叫绝的《七绝》来:
             一篙一橹一渔舟,一个梢头一钓钩,
             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这首诗,在短短二十八个字中,连用十个“一”字,把众多景物和人物动作构思而成诗句,的确独具匠心,也颇见情趣。但是,游过青岛崂山的人可曾注意,太清宫东有一石矾为钓鱼台,刻有“太古子宋绩臣”所作的一首七言诗:
              一蓑一笠一髯叟,一丈长杆一寸钩,
            一山一水一明月,一人独钓一海秋。
这一首诗与纪晓岚的那首颇为相近,不知是孰先孰后?不过此后,由于数字诗有此独特的风趣,仿效的就更多了。清嘉庆进士陈沆也有这样的诗:
            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
            一俯一仰一顿笑,一江明月一江秋。
  今人仿作数字诗的风气不减,有人作《红楼一字诗》,还有人作《四大美人一字诗》,在网上流传。据说港台还专门编辑了16首“一字诗”作为国文的补充教材,现录一首《新婚夫妇》如下与大家共赏:
        一夫一妇一世情,一醋一糖一味精;
        一炉一灶中一砵,一顰一笑一家庭。
  历史上还有一些女诗人亦擅长数字诗,清何佩玉有一首数字诗值得一读:
           一花一柳一鱼矶,一抹斜阳一鸟飞。
           一山一水中一寺,一林黄叶一僧归
  读诗人这“一山一水中一寺,一林黄叶一僧归”佳句,使人想起“深山藏古寺”,“僧推月夜门”的意境来,不觉让人叫绝。而且数字确切简单,“一僧归”就是说一个和尚归来,读诗的人都明白。可是以“一僧归”为例,古代有人却写了这样一首的诗:
           一个孤僧独自归,关门闭户掩柴扉。
           半夜三更子时分,杜鹃谢豹子规啼。 
说了“一个”、“半夜”明确的数词、名词还不够,再用“孤僧”、“独自”、“三更”、“子时分”重复说明,其他两句也是这样,啰嗦了再啰嗦,这就有了这首有名的“啰嗦诗”。
  写到这里,我倒想起浙江也有二则有关数字诗的趣事来,其一是一首咏新安江的短诗。新安江发源于安徽省祁门县崇山峻岭,行于深山幽谷之间,迂回曲折而出,深潭清澈如镜,浅滩跌宕激越,景色极为秀丽,因此被誉为“山水画廊”,引得无数游人留连,也留有数不尽的诗作。其中有一首诗写得比较特别:
           一滩高一滩,一滩高十丈。
           三百六十滩,新安在天上。
这首诗没有从“深潭与浅滩 ,万转出新安”的秀丽景观着笔,而是用了几个数字,平铺直述地将游人从梅城上溯游新安江的地理形态的感受形象准确地写了出来,因而脍炙人口。我觉得这是巧用数字写诗且写得比较好的一首。
  还有一则更有趣。唐末,钱鏐拥兵占据江南十四州,为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的国王。这位钱鏐虽是一介武夫,倒也颇有治国的才能,他采取休养生息,广纳人才的治国方略,文韬武略,治国安邦,使吴越国成为当时天下纷争之外的一方安宁、富庶之地。其时,婺州府兰溪县有个以诗书名闻遐迩的贯休和尚,慕名前来谒见,并作诗一首随名刺进呈。诗中有两句:“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寒霜十四州”。两句诗三个数字,既文词瑰丽,又实实在在地颂扬了吴越国王的功绩。可是这位盐贩出身的钱鏐读罢,觉得这“十四州”显得寒酸,要贯休和尚改为“四十州”后方能进见。未想,贯休和尚也是一个不愿趣炎附势、曲意奉承的主,当下言道:“州亦难添 ,诗亦难改,闲云孤鹤,何不可飞!”随即准备离去。钱鏐闻讯,只得设法迎见。这事成为流传至今的吴越国的一桩趣事。数字上将“十四”改成“四十”,无非是调个头的事,可贯休知道,“十四州”变成“四十州”却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或许多少生灵涂炭将在此一念之中,这是断然改不得的。写到这里,我想到的是,如今的有些官员应该学学这位贯休和尚,汇报政绩时“十四州”就是“十四州”,断不能注水成“四十州”,否则也会祸国殃民的        
       卓文君数字诗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许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唉!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