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sj9988的博客

与快乐相亲相爱 为幸福欢声笑语

 
 
 

日志

 
 

幽你一默,民国最会搞笑的奇葩军阀韩复榘  

2015-03-18 17:22:32|  分类: 奇闻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你一默,民国最会搞笑的奇葩军阀韩复榘

幽你一默,民国最会搞笑的奇葩军阀韩复榘 - xhj9988 - xsj9988的博客
    在民国众多的奇葩当中,有这么一位富有搞笑天才的奇葩,就连狗肉将军张宗昌相对此人也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此人生在当下,估计也是“本山、冯巩稍逊风骚。一夜成名,小沈阳仔,只会办娘抖小包”。这朵天赋异禀的搞笑奇葩就是韩复榘。
  韩复榘,字向方,1890年出生在河北霸县一个小康家庭,真是生的一个好年月,给八零后垫个底儿,给九零后开个头。在韩复榘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张罗着为其娶得一代名士北京师范大学古文字教授高步灜的侄女高艺珍。高艺珍和韩复榘是同一年出生的,结婚时也是十四岁。
  婚后,韩复榘的父母对其放松了约束,他便好逸恶劳,嗜赌成性,经常出入大小赌场。后来韩复榘输得债台高筑,妻子高艺珍对其却几乎没有怨言,反而变卖了自己的嫁妆,给丈夫凑齐了盘缠下关东。
  后来韩复榘经人引荐,在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1910年加入了冯玉祥的阵营,辛亥革命后曾一度回乡,之后又再次跟随冯玉祥,在冯玉祥手下一路官升至师长,与石友三、孙良诚等人并称为“十三太保”。
  1929年5月,韩复榘因为与冯玉祥出现了矛盾,并被免去了师长职务,遂投奔了蒋介石。1930年中原大战时,韩复榘被任命为讨逆军第三路军总指挥,率军开赴山东,并于9月担任山东省主席,山东人民由此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水深火热的生活。在职期间,韩复榘捕杀大量共产党员和无辜群众。
  韩复榘督政山东期间,由于其麻木不仁,喜怒无常,以致坊间流传着关于他的大量笑料。据说韩复榘当上山东省主席,住进济南府,从来没有见过电灯的他见到电灯很是稀奇,因此让电灯亮了一宿,外面的警卫还以为他在办公呢。
  第二天一大早,警卫员拿着牙膏、香皂,端着一盆洗脸水进来了。只见韩复榘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在那儿吹电灯,嘴里还嘟囔着:“奶奶个熊,什么灯呀,俺吹了一晚都吹不灭!”警卫员乐得没个人样儿,但又不敢笑出声,只好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警卫员过来收拾洗漱用具,韩复榘就说:“今天的早点,那个长的好吃,甜甜的。那个方方的不好吃,苦苦的。那盆汤我全都喝了,就是没有味道。”
  话说他在山东期间,不到十年,死在他手里的人便不计其数。他审案子有自己的一套独门秘诀,那就是判案不管人家犯没犯罪,他全凭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定。
  要是恰好赶到他高兴的时候,无论多大的罪名,也可以当场判作无罪释放。要是赶上他不高兴,那算倒了八辈子霉。哪怕你就是在小胡同里撒了泡尿,他也会大笔一挥,八个字:“随地便溺,应该枪毙。”得,就因为一泡尿,小命就没了,真是一泡尿引发的血案。
  韩复榘审案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案子少了先不受理,等攒够百八十来个以后,再一块儿受理,美其名曰“一堂轰”。您一定以为受审的人会一同被韩复榘打包受理,所判罪名大同小异,其实不然,关键就在于他审案时有自己的暗记。
  什么暗记呢?那就是审理犯人时,如果他捋左边的胡子,就是让犯人站在左边,如果捋右边的胡子,就是让犯人站在右边。等到案子审理完的时候,站在左边的人全部释放,站在右边的人全部枪毙。
  有一次,一个小勤务兵给正在审理案子的韩复榘送信,韩复榘让他先在一旁等着,结果审理完案子找不到那个小勤务兵了,身旁人告诉他那人已经被枪毙了,原因是韩复榘在和小勤务兵说话的时候捋了右边的胡子。韩复榘一听乐了,笑着说:“那是俺挠痒痒呢。”
  还有一次,韩复榘到临沂去视察,得知当地有户姓唐的人家,被一个王姓男子杀死了六人。五年后,唐家复仇,杀死了王姓男子家里七口人。
  韩复榘于是下令把唐、王两家管事儿的人找来,然后问唐姓家的人道:“你家里还有多少人?”唐姓家的人回答道:“尚有十一口,最老的八十四岁,最小的十二岁。”韩复榘闻言,当即下令道:“把唐姓家里的十一口人全部捉来枪毙。”
  在一旁陪同的临沂县长赶快说:“可是姓王的也杀了人啊!”韩复榘耸耸肩道:“那我不管,王姓的杀人时,我还没来当省主席。但唐姓的杀人时,我已经在这里当省主席了,那可不成。”
  行刑前,省府的一位顾问建议把那位八十四岁高龄的老人家放了。不料韩复榘则满不在乎地说,他们全家都被杀了,只留下他一个老人,就是哭也该哭死了,还是干脆杀掉算了。结果唐姓全家无一幸免。合着韩复榘考虑倒是挺周到的。
  而更为搞笑的是韩复榘在齐鲁大学的演讲。演讲那天,车子开刚到学校门口时,他就大为恼火。原来是门卫睡着了。由于韩复榘在这儿演讲,因此得加强戒备。门口站岗的这门卫早晨六点钟就开始值班,都十二点半了,韩复榘还没有来,又困又饿的门卫兵便靠着墙角睡着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韩复榘乘着汽车赶来了。韩复榘见门卫兵在睡觉,当时就火了,下车就去给了那门卫兵一个嘴巴子,骂道:“叫你站岗,跑这儿睡觉来了,真他妈的‘玉不琢,不成器’!”门卫兵一听韩复榘这句话,马上跪下了,说道:“是!我永远记住韩主席的这句话!”
  “你光记着不行啊,‘玉不琢,不成器’你知道怎么讲吗?”韩复榘饶有兴致地问道。
  “这……不是我在这儿睡觉,您要是遇不着就不生气了嘛。”门卫兵唯唯诺诺地回答道。
  韩复榘一听这话就乐了:“好小子,别屈了才,起来弄个连长当当吧。”
  关于韩复榘在齐鲁大学演讲这事,相声中有精彩的描述。韩复榘昂首挺胸出现在齐鲁大学演讲台上,未开口倒也威风凛凛,大有学界泰斗之状。谁知一张嘴就露馅了,满嘴跑马。韩复榘演讲道:
  “诸位,各位,在齐位(估计听众和读者都不知道韩复榘说的在齐位是什么意思),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演讲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来的有五分之八啦。没有来的举手吧!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应该相互谅解,因此和大家比不了。”
  “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学科学的,学化学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里爬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就像……对了,就像对牛弹琴。”
  正当底下的听众笑得前仰后合时,他又继续说道:“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看,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的留给谁呢?
  “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明通:外国人都在北京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也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我们中国人太软弱了!”
  第三个纲目讲他的进校所见,就所看到的篮球赛问题,痛斥总务长道:“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你再你争我抢。”三个纲目一讲完,他便扬长而去。
  这些有关韩复榘搞笑的东西,其实大部分都是些类似于段子之类的东西。真实的韩复榘并非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大老粗,当年冯玉祥就是看韩复榘有些文化知识才重用他的。但是,从这些坊间流传的段子来看,体现了他在山东主政期间,人民对其所作所为的深恶痛绝,要不然也不会编造出这么多笑话来揶揄他。
  韩复榘的次子曾经回忆说,他对那些笑话一向是置之不理,而那些笑话说来说去无非是嘲笑父亲没有文化,不仅是老粗,而且是大老粗。实际上,父亲韩复榘是读过一些书的,曾在村里的小学读书,后来无力再读初中,便追随祖父在私塾读书。
  与韩复榘有过密切交往的大儒梁漱溟也曾说过:“我印象中的他(指韩复榘),对儒学、哲学颇为赞赏,且读过许多孔孟理学之作,并非完全是一介武夫。”“对于民间流传的关于韩复榘的种种笑话,不只是我,如韩的老友张钫、闻承烈(冯玉祥军队兵站总监)等,都认为许多不合事实。”
  而韩复榘在山东主政期间还是作出了一些贡献的,山东的教育事业在韩复榘的大力支持下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听了梁漱溟的讲学后,韩复榘对他很是仰慕,从此便极力支持梁漱溟的乡村建设计划。梁漱溟也很感激地说:“我们的经费主要是靠中国的地方政府,在河南靠冯玉祥,在山东靠韩复榘。”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推进山东时,韩复榘为了保存自己的嫡系部队,几乎不战而退。1938年1月,蒋介石在河南召开高级将领机密会议,训斥韩复榘丢失山东,韩复榘便反驳南京丢失是谁之过,这明摆着是给蒋介石难堪。后来韩复榘被押至汉口,24日被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枪决。一代军阀,就此陨落,但其让人笑掉牙的笑话,相信不会一时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